欢迎光临青州旅游网!

首页>关于青州>关于青州

荷花湾与荷花池

荷花湾是荷花湾,荷花池是荷花池,各有所指不一样的。在青州凡是原居民都知道的。现在有称云门山路东侧的那片水是荷花湾,水东侧的那片楼也叫荷花湾小区,那是不对的,这小区实际是建在原来的东城壕内。有城墙必然有城壕,二者不可或缺,这是冷兵器时代有效的防御工事,为的是保护被圈在城里的子民们。
已有742人阅读

发布日期:2020-04 -25 15:22:02

  荷花湾是荷花湾,荷花池是荷花池,各有所指不一样的。在青州凡是原居民都知道的。现在有称云门山路东侧的那片水是荷花湾,水东侧的那片楼也叫荷花湾小区,那是不对的,这小区实际是建在原来的东城壕内。有城墙必然有城壕,二者不可或缺,这是冷兵器时代有效的防御工事,为的是保护被圈在城里的子民们。城壕内有水的叫池,所谓城池城池么,就是这样;无水的就称为隍,城隍城隍呢。早在周朝这城池被称为“水庸”,列入天子祭祀的八腊中。后来这城隍就逐渐演变成城市的保护神。青州原来的城墙很高很宽,城壕很深很阔,把城里和东关区分的很清楚。荷花湾在城里的东南角,荷花池就是指城东的壕沟。二者相距虽不远,却因城墙隔绝,相邻而难得见面。后来还真有一次见面的机会,那是1973年,益都城区大改造,拆除东城墙建成云门路,拆掉南城墙形成站北路,荷花湾荷花池隔路见面了,不过很短暂。到了1975年,卷烟厂搞建设,厂区就往四周扩,把整个荷花湾垫平了,这荷花湾自此也就消失了。起而代之的是荷花池,储水栽植荷花,又形成了数里荷花的新景观。也难怪人们会把荷花池误称荷花湾。

荷花湾与荷花池

荷花湾与荷花池

荷花湾与荷花池

  一

  荷花湾位于城里东南角,是紧靠城墙的一片洼地。湾的功能是储水,接纳存储了城区东南部的雨水,形成一片浩渺的水域,自生自灭长满了荷花。夏日里,接天莲叶无穷碧,傍水绿树透柳荫。沿着青石铺就的小路信步而行,拂莲叶赏新荷心旷神怡。水面晃动着奎星楼的身影,楼巍峨高耸,就屹立在湾东的高台上,那是读书人的寄托;湾北是三官庙又称团圆阁,里面有座大戏台,那里凝聚起青州的票友。戏迷们自娱自乐的演出,传来笙歌曼曲,若离若即悠悠然游走在水面上,莲叶也不禁随之舞动。岸柳拂依依,莲叶何田田。庙宇辉煌,画楼高耸,周边空阔是田园。青州城里闹中取静,有一处休闲娱乐的好景观。旧时候的荷花湾游人如织。一年一度团圆阁庙会,更是凝聚人气。柳拂水映荷花美,人文景观当为最,自古以来就是青州历史上著名景观。
人到荷花湾,观水看戏赏新荷。更得登上奎星楼,拜祭文曲星。楼必须要登临,那是青州文脉传承的地方。
  奎星楼就是青州城的东南角楼。青州城四周都有角楼。角楼不仅只是做装饰,而更重要的是同城楼一样,具有城守作战调度指挥的功能。青州城太大了,周长十三华里有余,除去城门楼还需要再增加城守指挥点,于是就在两个城门之间,加筑东南西北东北西南四个角楼。其他角楼名不显,唯独东南角楼称作奎星楼,皆因此楼外邻深壕内近莲池,这里风光绮丽景色秀美,是为读书人读书的好去处。荷花那种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,出尘脱俗风貌,正是文人对于理想之境界。自古以来,这东南角楼就是青州文人相约集聚读书之处,成为一种传统和时尚。
  相传明代邢玠,年轻时就来此读书。每晚秉烛夜读,沉醉于书籍间,便有为之替换蜡烛者;五更醒来,案头早预值便饭小菜。邢玠胸怀坦荡,该用即用并不推却。是日夜间沉沉间,忽闻楼上脚步纷沓人声噪杂,似一老者安排众人备整酒饭菜肴。起身间老者趋前稽首曰“此皆本地守土小神,略备粗肴淡饭,借以叩见大司马,务必赏光”,看其言辞恳切,邢玠遂以入座,欢饮达旦。自此邢玠乡试会试京报连登黄甲,一直做到兵部尚书,真的成为大司马了。以后的事都知道了,是他率军入朝,平倭战役三战连捷,完全彻底战胜日寇建立不朽功勋。传说这楼灵奇得很呢,吉日黄昏间,能看到一个金光毫气自角楼腾起,向南直达劈峰山,再转至云门去驼山,盘旋一周折回楼上。有说这是一条金色蜈蚣,是奎星灵验,此当为奎星楼无疑。成就了一代又一代的青州文人。
  到了清末地方不靖,长毛捻子过境掳掠,当地土匪肆虐,水旱蝗灾频仍,闹得民不聊生,难得有人再静心读书,这奎星楼也随之萧条下来。上楼读书延续传统,仍会有人附丽风雅。我的外祖家居南营街,能说是耕读世家。说这话并不随意,光绪本《益都县图志》有记。外祖辈有登楼夜读者,听其所言,值夜间临其上,平地无风楼上风,若是雨随风来,微风穿林飒飒作响;雨打荷叶歘歘有声,风楼夜雨中特有一种氛围意境。当然风楼夜读需要止凡脱俗的定力。旷野危楼凛风嗖嗖烛光飘忽,一股阴冷袭来,心头顿生恐怖,所以那书也就难得读成了。这大概是最后的登楼夜读者。再后则世道日艰,土匪闹得民心惶惶,闭门锁户街巷冷落,再无闲情逸致,无人顾及奎星楼了。一时间竟有狠狐在楼上叫,呜呜的长音凄厉而又悲凉,这让风声鹤唳的街民更加惶惑不安。后来是南门里的壮士大胆上楼,捉拿住那狠狐,提着沿街给人看。大家这才明白,不过是一只类同猫头鹰的鸟。
  我的记忆是在建国初,那时的荷花湾已经萎缩了,水面呈椭圆形,仍有五六亩地大小。奎星楼彻底没有了,砖石已被剥尽,留下一个方形的凸台。三官庙断垣残壁,湾水里浸泡着破砖烂瓦。湾里的荷花依然亭亭玉立,湾水里有鱼也有虾,可以用豆腐篮子捞,也可以用竹竿垂钓,还是孩童的乐园。再后来树木被伐了,破庙被荡平了,湾越来越小了,直到被填整平圈入烟厂区,荷花湾也就消失了。

  二

  所说的荷花池,实际就是青州城的东城壕,看上去就是夹在东关与城里之间的狭长谷地。荷花池很长,其南起黑虎泉,北到滚水桥,能有四华里吧?这道壕沟很阔,基本包括现在云门山路面和路下的那片水面,还有东侧崖下小区占地;其深度是地平以下一丈另五尺。这城壕里有水,一条小溪贯中而过,但水量不大。城壕有水当然就是城池了。老东门前后两道大城门,城墙圈连作瓮城,地基凸出于城壕,尽东留下窄窄道沟,架一座石桥连接东关与城里。这就是吊桥。这是座石桥有碑记,是明代洪武初年所见,几乎与修城同时代。想必,元代还是座能起落的吊桥,后来东关人口稠密了,需要与城区随时交流便筑成石桥了,但依然是沿用吊桥之名。荷花池之所以分南北,就是因东门而中分。
  既称荷花池想必有荷花,然而不用说我们这代人,就是由此上溯四五代也未见池内种荷花。倒是知道“高曹二园和关头,还有南北荷花池”这是青州城区的蔬菜基地。“十亩林塘状元居”,明代万历年间状元赵秉忠的软绿园,就在北荷花池。南荷花池的东崖上是夏钦园,夏钦是明末衡王府的管家,衡府被查抄后他跑到这里来种菜,这就是夏钦园名称的来历。其菜地应该就是这南荷花池。
 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南北荷花池整个是菜园。从高处俯瞰,平整的土地连片的菜畦,如同直尺打出的长方格儿。那时没有反季节的大棚菜,头伏萝卜末伏菜,按时序播种;春萝卜小菠菜,韭菜黄瓜两头鲜,按时序上市,纯天然新鲜又可口。挑上荆编浅筐担上菜串街走巷,“韭,菜萝卜,葱咧”,那悠长且有韵味的叫卖声,至今犹在耳际回旋。
  我还记得串街卖菜的老邱,他就是北荷花池菜园户。其与老哥皆未婚配,家园囿小溪旁。从崖上望去,短短篱笆墙,三间土坯房,几杆翠竹引牵牛,很有一种田园的韵致。二人精神寄托只在园囿,勤恳辛劳而无怨。净月夜,劳作之余小憩为乐,清风徐来竹影斑驳,藤萝架下一壶苦茶。上街叫卖虽菜色上乘,却从未因分毫而与人计较,劳碌而痛快着。当年曾有分余资施惠与其,得严词相拒:“须以自食其力。”至年衰犹辛劳不息,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兄弟二人相继过世,一应后事所需皆有自备,净身去了。
  俗话说“一亩园,十亩田”。无论过去和现在,种菜都是件费心劳力活,每日浸泡在劳碌中。种菜需要具有充分的水浇条件。荷花池是充沛的水源地。这里不仅有几口特大号的民用水井,各家各户的菜园地也有自备井。南荷花池内多是井台式的浅水井,井台边一簇簇的马莲草,开出紫色的花;或葡萄或葫芦枝叶繁茂,爬满了上井台上的架。车水就用辘轳和倒筲。倒筲就是容量较大的尖底铁筲,正因是尖底,筲自行会往一边倒,容易进水也容易倒出。吱悠吱悠地搅动辘轳,提上来倒筲,轻轻一扶筲把,水就倒进储水池。水池里满水了,一拔池底塞儿水随即涌出来,沿着水沟灌菜畦。
  北荷花池的水位更高,下掘几锨就会渗出水来。当年平地出一泓清水,形成半亩方塘,芦苇中摇曳,里面有滋生的甲鱼,小孩儿不敢下湾,生怕被咬住脚后跟。水如此方便,尽可巧妙利用。就地挖出一个水池来,可用“量兜子”车水灌园。量兜子就是用铁片敲成的一个大铁瓢,两边系上两根长绳。两人站两边分别提着两根绳,松绳回甩瓢舀水,紧绳外撇瓢出水,被送入水沟流进菜畦。两人扯动着量兜,接连上下翻飞,动作协调有力,运作出一道道优美弧线。

  三

  北荷花池内的城墙底部有几个半圆形的洞,可以透过城墙,贯通城内外,人匍匐着可以进入。当年胆大点的小孩就钻过这洞,到城里去看电影。城墙根的这几个土洞,百姓都叫“宝宝洞”。这洞可不是供孩童宝宝捉猫猫,而是王保保攻陷益都城所挖的地道。说起王保保那可是大名鼎鼎,他就是元末名将扩廓帖木儿。此人横槊天下智谋超群,成为明朝军队的劲敌。是他率残元军队,连挫徐达等明朝开国大将,就连太祖朱元璋也称其“以铁骑劲兵虎踞中原”,且长叹曰:“吾不能臣王保保,其人奇男子也”。关于王保保《明史》有传:“扩廓帖木儿,沈丘人。本王姓,小字保保,元平章察罕帖木儿甥也。察罕养为子,顺帝赐名扩廓帖木儿。”王保保之父为汉人,母亲是蒙古人,是察罕帖木儿的姐姐。察罕帖木儿本是元末重臣,元至正二十二年(1362年),察罕帖木儿率军攻打益都。这是红巾军在山东地区的最后据点。十月,察汗进围益都,大治攻具,引水灌城。红巾军守将陈猱头多方防御,使元军主力屯兵城下。困其数月而不能拔。次年六月红巾军首领王士诚、田丰降而复叛,益都城下诱杀了察罕,元军临阵失帅。元廷速命扩廓帖木儿袭父职。扩廓率军急攻,命军士穿地道入城。十一月,益都陷落生擒王士诚田丰,剖其心以祭察罕。红巾守将陈猱头亦同时被俘,押往大都被杀。扩廓父子皆为元末重臣,事迹非一句两句可以尽述。益都破城之战,这是扩廓军事生涯的开端,是载入史册的著名战役。荷花池的这几个洞,相传就是当年战役所挖地道,明初修复城墙先用土塞洞再以砖砌墙体,地道就无迹可寻了。后来扒去城砖,这洞便陆续显露出来。1973年平掉城墙修马路,东城墙南城墙皆已推入壕沟内,当年鏖战的遗存,但未所闻已平除无存了。
  新修的马路占据了荷花池的一半,尚存的壕沟就开始利用种荷花。是否因其名至实归,荷花一年竟比一年更茂盛,一时间成青州十里荷香新景观。后来新建荷花桥,立有一尊荷花仙子,那塑像大家都说最到位。不知后来为什么,大车拉小车推又把荷花池给填平了。近年里再把荷花池给挖出来,注入一汪清水,今年荷花又长出来了,连片很茂盛单株很硕壮。好哇,青州的荷花池又恢复了。 (刘珍实)

【青州_青州旅游网_青州旅游攻略_青州酒店_青州美食_青州景点_青州古城】

欢迎关注青州旅游网官方网站及微信公众平台获取更多旅游资讯

www.gujiuzhou.com

旅游.jpg